和妳唱著歌,我忘記了掙扎。



好想去看海。

悲慘的是,
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
三拍子

 再三天,考完學測一切就好了!!!
...大概吧(脫力)

You're as beautiful as the day I lost you.
--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

火星人之死

只是想寫寫看這樣的標題。

/

最近想回FC2寫寫日記什麼的,其他地方的人變多了,果然還是沒辦法在人群前面講話,
我需要休息一下。
拜託了,如果你正在看著,請什麼話都別說。

腦力、心、文字。都被學測的作文紙跟大家的白眼榨乾了。
我覺得自己好像縮成一團沒用的小球,寫什麼都會被責罵「不對啊不是這樣妳白癡嗎」。
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啦,我不懂的事情好多好多。
搞不好其實我是火星人什麼的哦,不然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活在人群之中呢?如果人際關係是一個太陽系,那我鐵定是冥王星,距離太陽最遠甚至連行星都不是。

繼續閲讀

兩個月。

回想起來簡直像是惡夢一樣。
我經歷了足足兩個月,無法說話的日子。就算想說甚麼,語言也流瀉不出來。只能發出聲音,無法構成話語。

發表論文回來之後,幾乎沒有吃沒有喝,我就這麼呆呆的望著牆壁發呆了三天。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感情了。
就連現在也是,頭痛欲裂,失眠,卻無法言語,也無法傳達出去。
一直以來圍繞在我身邊的人群,就在這兩個月內漸漸地散去了。

我那一直假笑而僵住的臉露出了破綻,卻不知道怎樣才好的懸在半空中,面對著空無一人的方向繼續笑著。
好想說話。
好想對誰說話。



那兩個月每一天我都沒有活著的動力。
每一天醒來,都想著「今天就去死吧」,然後乖乖上緊發條努力上課。
不能言語所以微笑,所以假裝沒有聽到在我身邊的竊竊私語與嘲笑。

那些日子,就像在空白的畫紙上拼命寫畫,然後用像皮擦擦掉一樣。究竟要把我帶到哪裡呢我也不明白。
只是在每一次的塗寫與擦拭的過程更堅定了一點死的信念。
這座城市今天也下著雨,我仰著頭看著灰暗的景色,這麼想著。



那兩個月我幾乎都泡在書店裡看書,看書不用說話,所以很方便。我翹掉每一堂自習跑到書店裡,抽起一本書看。
今天是浮士德,明天是海明威,後天是托爾斯泰....這樣看著,但看最多的還是春上村樹。因為看他的書不用動腦筋,可以放空著看。
我在那裏碰到一個神色憔悴的中年婦女,她就坐在我旁邊,髮質略粗糙,髮間帶有幾根白髮,眉頭深深皺著。

她手上拿了一本人類學的書跟一本《儀式與象徵人類學》,正用心的做著筆記。
這個年紀搞不好是大學教授吧?雖然這麼想著,可是她的手卻非常粗糙,手上浮現幾根青筋,那是一雙過度勞動的手。
我實在太好奇了,視線早就不在手上的書本上了。(我那時正在讀《海邊的卡夫卡》)
我偷偷用眼角餘光瞄著那個婦女--她皺著眉頭良久,寫下了第一句話。

那句話似乎是人類學的定義,她做的筆記跟我許久之前第一次上人類學做的筆記差不多,看起來沒有特別在鑽研甚麼。看起來就只是「在學習」罷了。可是一個看起來是勞動婦女的女性,突然想要學習人類學。到底是甚麼契機呢?
我想,如果我可以理解在場每一個人的人生的話,我第一個就選這個婦女。
不過當然的我不行。

那個婦女皺著眉頭把書闔上,離開了書店。剩下我一個人發著呆。
我手上的書正翻到其中一句話:
「於是我們領教了世界是何等兇頑,同時又得知世界也可以變得溫存和美好。」



那樣的兩個月裡,狐狸來花蓮陪我散心,大概兩天吧。
臨走前我在月台上送行。我們以前約定好了,要離別時他就走,不要回頭看我。

在他要離開之前我忍淚看他,默默想著下次見面會是哪時、或者我們還有沒有下一次見面。
哪時會讓他覺得我這張又醜又圓的臉看煩了呢?
時間到了,他走向火車的方向,我拼命忍著眼淚看他的背影模模糊糊出現在我眼中。
但是狐狸卻突然停下腳步,回頭看我。
看著我那因為壓力而變形腫胖的臉。

「妳變得比我第一次見到的還要漂亮。」他笑著說。
我忍不住眼眶裡的眼淚,喃喃地說了聲「再見」,我相信那就是下一次還會再見到的魔法。

於是我又可以說話了。



敲敲門,這裡還有人在看著嗎?
在這樣的深夜亂七八糟的說著那兩個月的事情,真是對不起。但是就是一股衝動覺得應該寫下來。
不知不覺我也已經17歲了,這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最後一個夏天了。再兩個月,我就要度過18歲的生日了。

那兩個月可能是我最劇烈的反抗吧,每一天以淚洗面,看著藍藍的天空,想著生,想著死。
那是身邊的所有人都劇烈疏離我的日子。
但是不可思議的,回想起來卻非常的安心,非常的溫暖。

敲敲門,還有人在嗎?我不斷的問著自己,但是迴盪在心裡的空虛卻不斷從門的對側敲擊著。
別擔心喔,我回答著。在自言自語中,這兩個月就這麼悄悄的過了,我也終於成為了一個,稍微可以稱得上大人的人了吧。

敲敲門,敲敲門。
你好,再見。

我們明天再見。

那是我第一次想念你
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
瘋狂啊、瘋狂啊那個陽光



上帝用手把你捧著 此生輕輕地搖晃
可惜了我這輩子是在地上
不然誰在手裡 像在懷裡 都不必心慌
或是我們一遍遍地往天上盪
你多狂 是有傷吧
喃喃地 喃喃 奇怪 什麼都沒有忘
瘋狂啊 瘋狂啊 那個陽光



我肏你媽的熱死人。

又胖惹

你覺得很安心,只要你一說話,那些怨氣怒氣還有很多很多的悲傷都會一吐而光。
人們說話日子照常底過只有你還是困惑的發不出一個字。

他們怎麼有辦法這樣活?你覺得皮膚底下覆蓋了太多不必要的情緒就像一顆漲滿氣的氣球,只要一說話那滿滿的情緒就會從每一個毛細孔流出來。日子逼得你不得不瘋狂,你看是要活得夠久也就甚麼都不說了。
你覺得很安心,因為你知道你要爆炸了。
即使你不說話世界也不會有所改變,世界是這樣的,讓最重要的一群人決定一整個世界,其它人只需紛擾底說話尖叫大笑好像被慎重地聽了,假裝有事做了,就好。

不管世界有沒有因此而改變你知道現在你就要爆炸了。
但沒關係現在你一說話這一切就解除了。
你張開嘴試圖讓一些話流出來可是你發不出一個音節。

你看著自己,發現自己又變大了一點點。

繼續閲讀

臉書上的風箏

臉書上別人的生活老這麼精湛,尤其那個照片製成影片功能。
在粗糙的套用裡你看到每個人的生活都是如此精彩,美食,乳溝,手機,乳溝,紙膠帶,書本,乳溝,布娃娃,忒大的臉包辦上頭的濃妝毛孔放大片,然後還是乳溝。

日子與生活多麼熬不住騰不來,也就這麼一張張擺好暫且說是平順底鋪排開來。

你看著別人手上舒展開來的事物,心底多希望裡面有一項也曾自掌心飛起。可是看看你的生活多麼索然無味盡是輸家的咒罵,從來沒有一樣笑得眉頭眼角耳際盡是花朵。
那是二月見尾的事情,你想起你的風箏,同伴們的影子都是斜長的,在面目模糊的過去裡,只有你背著你的風箏一個人站在那荒涼之中。

你多想告訴別人他們影子多漂亮,可是你有時也知道要前進的時候不可以往下看,要笑著,向前方看。


所以即使前方一片荒涼,你就只管笑著。
about.

雛萊

Author:雛萊
‧產地花蓮
‧充滿男子氣概的女校新生
‧是個廢物
‧「如果你在我身邊是寂寞的,那我也是寂寞的。」
‧走調的聲音迴響在沉鬱的夜
‧只是個喜歡文學的普通人
‧Living is the way to die.

葬音的殘象
以下為文章導覽→

‧人魚公主故事集

無影無眠無感情的愛莉絲與蘋果內側的香味


---
‧實驗編號#000

機器少女的感情觀察日記


---
‧黑羊與白羊的親吻

她張開大大的嘴拼命吐著情話。
他坐在在陸地上溺水的獨角獸身上。
一開一闔的有關于話語的掙扎與吐息

----
‧一個人的殉情

不老不死的孤獨者予以無愛的不和諧音。
空想世界在原地打轉直到剩下軀體內的意識流派。


---
‧繼承反覆的旋律

妳的記憶有如蝕影一點一滴吞落徒留敲響體內的空音。
走過無音的世界你的空想樂團正吐著空想的音,那無比真實又無比悲哀的反覆旋律。


---
‧少女信仰的電台
無雜質的無聊報告。
比信仰還更加純粹的髒話。
---
.句
無意義的曲解拆卸,
成為吾等之歌。
如果有甚麼片段的想法就會丟在這裡。
---
.零碎的剪影
瘋狂複寫再掩蓋,
讓過去蔓延成詩,
如果不急就與我喝杯茶說說話吧?
深藍的意象
為讓話語散落一地

名字:
郵件:
標題:
本文:

時忘者之毒
真理僅渲染于白夜中
故事在盒子中轉動
補夢人的足跡
搜尋欄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